《美育》
传播让孩子受益终身的教育
合作咨询热线:0411-39808002
美育园地

辽宁师范大学大提琴老师张皓伦:高雅艺术进校园 用音乐给学生灵魂的洗礼

 二维码 75

大提琴是管弦乐队中必不可少的乐器,以其浑厚丰满的音色得到了“音乐贵妇”之称。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上了大提琴,那醇厚的音色,好像在与你诉说一段优美婉转的人生故事。弦乐,听的是音符的牵扯,就像一泡茶,品的终究是火候。一首悠扬的大提琴曲就像宽宽的缎带滑过耳际,逗笑了眼泪,随风起舞在心头久久萦绕。《美育》杂志有幸约访辽宁师范大学的张皓伦老师,并就大提琴教育进行了对话。通过他的故事,可以让读者了解到很多细致而真实的学琴经验和音乐知识。


Q通过其他老师对您的介绍,我了解到您不仅出生于音乐世家,而且对于大提琴的学习有着超高的天赋,想来您的音乐道路走到现在也可谓是一帆风顺了。

A:我出生于青岛,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很喜欢看音乐会,也十分偏爱古典音乐,7岁开始学习钢琴,但中间断断续续并没有投入很多精力,久而久之也就扔掉了。即将升入初中,父亲与我促膝长谈,希望我可以在音乐方面拥有一技之长,建议我学习大提琴。其实,对于我当时的年龄来说,学习大提琴已经算很晚了,好在我有点天赋,上手很快,学起来也很顺,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其他孩子苦练多年的水平。学校老师发现了我的天赋,建议我考专业的音乐学校,于是,从初二开始我将学习的重心转移到了练琴上。往返于北京和青岛的日子可以说非常辛苦,每两个礼拜就要去一趟北京,学习结束又要立即返回,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就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支撑我走完了那段艰难的道路。

也许是因为足够的幸运,也许是因为看到了我的努力,我顺利的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,后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专业。为进一步提高演奏水平及自身的艺术素养,我又考取了音乐学作为第二专业。鉴于优异的成绩和演奏水平,学校保送我上了研究生,就这样我在中央音乐学院度过了10年最宝贵的青春时光。


Q:身处北京又毕业于中国顶尖的音乐学府,其实您的机会非常多,是什么让您最终选择到大学任教呢?

A:像我们这样的学生毕业以后有两个方向,要么去乐团,要么去任教,而我当时的意愿非常强烈,我想当一名老师。当然,做这样的选择前我也经过了深思熟虑:首先,学习大提琴的人很多,可是真正能够成为独奏家的,十只手指就能数过来,这其中的艰辛,和对人各方面的要求是相当苛刻的;其次,做大学老师时间相对会比较自由,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,我依然有时间、有精力登台表演;最重要的是,我很享受和学生们相处的时光,看着他们取得进步时的那种成就感是无法形容的,另外,在教学的过程中我还能提高自身的水平,教学相长,利己利彼。


Q:您之前曾说,您从初中开始学琴已经晚了,那么对于这些从大学才开始接触大提琴的学生来说,他们学起来会不会有很大难度呢?

A:选修大提琴的学生首先都是对大提琴感兴趣的,所以对于学习的认真程度来说我不是很担心,不过,虽然是选修课,我也依然很看重这些孩子,因为他们将来都是会扎根在中小学教育一线的老师,他们对于音乐的普及工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我受聘于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,长期担任学校弦乐团的指导专家,并带领弦乐团在北京市学生艺术节展演中获一等奖。不客气的说,在北京,即便只是个学生乐团,水平也是相当高的,反观大连却极少有组织乐团的学校。对于这种现象我觉得非常遗憾,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推广乐团的形式,让更多的老师、学校看到它的闪光点。对于我的学生,专业上我没有过分的要求,只希望他们可以在未来的工作中将这种好的艺术形式普及到学校,普及到中小学教育中去。


Q:我们都知道,想要学好一门乐器“童子功”很关键,那么多大的孩子可以开始做琴童,对于家长我们又有怎样的要求呢?

A:弦乐对于孩子的音准要求比较高,所以想要学习大提琴耳朵需要具备一定的分辨能力。我明白很多家长“笨鸟先飞”的心理,但绝对不建议“拔苗助长”,低龄的孩子上课坐不住椅子、拿不住琴,所以我花费的大量时间都是在哄他们,而不是教学。6-8岁是孩子学琴的理想时期,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走入学校,他们有了课堂纪律的意识和完成作业的习惯,能够集中注意力,学琴效率相对较高。学习到一定程度,我会组织孩子们参加考级,但也会教育他们正确看待考级。琴童们可以把考级当做一场检验自己水平的考试,这样一来既可以增加他们练琴时的紧迫感,也可以让孩子们有一定的目标,对于未来的学习有期待和信心。

此外,我建议家长们尽可能的陪同孩子一起上课,并在课上认真仔细地做好笔记,只有这样,在孩子练琴的时候家长才能起到正面的监督作用。其实很多孩子犯的错误、养成的坏习惯都只是因为没有注意细节,如果这个时候身边可以有一个人能够按照老师的要求严格把控的话,孩子的进步速度会很快。学习是孩子的事,更是家长的事,尤其是学琴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家长起到的作用甚至大过老师。


在音乐的道路上徜徉多年,张皓伦越发感悟到古典音乐不应只作为王冠上的珠宝供人瞻仰。张皓伦表示,古典音乐好像一扇大门,因冠上了“古典”二字而显得格外庄重,难以接近。其实,人们都未曾尝试推开它,就选择将它束之高阁,这对音乐很不公平,对我们自己更加不公平。学习音乐、欣赏音乐是为了感受快乐、提高审美、开阔眼界,是为了多一种方式观察世界、表达情感,音乐无界,只要你肯敞开心扉,尝试着接纳它,你就会发现,无论是大提琴还是古典音乐都是我们触手可及的美丽。

文章分类: 美育园地
分享到:
联合主办:《美育》杂志社  嘻游文化艺术工作室   协办单位:鸡东美术家协会
地址: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友好路158号友好大厦      电话:0411-39808002      邮箱:meiyuzazhi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