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美育》
传播让孩子受益终身的教育
合作咨询热线:0411-39808002
美育园地

翁道胜: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挚而朴实的抢险者

 二维码 34
作者:孙雨晴来源:杭州广播电视报《艺术周刊》

微信图片_20200415140137_副本.jpg


出生于浙江温州,现居住于大连、北京,自由画家,曾经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,并研修于首都师范大学表现性油画工作室。翁道胜自幼喜好绘画,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求学经历,令其饱览各家技法,汲取各家精髓,逐渐树立起自身的风格。他曾于20099月在大连举办了主题为“根”的个人画展,2013年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《大气象:翁道胜油画集》,2015年在北京草场地国际艺术区Zoomart美术馆举办“古韵”主题个展。2017年由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《元象:翁道胜油画集》,并于大连中山美术馆、浙江台州美术馆进行巡展。2018年于荷兰恩斯赫德xpo美术馆举办“象外”个展,回国后在河南省美术馆进行了第三场“元象”个人作品巡展,又于北京798东时实验室举办了“万象”主题跨界作品个展。2019年他来到杭州单复艺术空间举办了第四场“元象”个人作品巡展,后又在杭州江南学社艺术空间举办了“新象”翁道胜油画作品个展。

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段正渠评价道:“翁道胜的作品,既有对外在相貌特征的有意忽略、也有对内在精神状态的诉求,并在协调这一矛盾的过程中,不断地完善他的表述。”

在创作过程中,容易纠结于自己作品风格的归属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,但如果过分地被往昔巨匠的光环所笼罩,或被时下声名鹊起的流派所魅惑,则会丧失作品的自由风骨。艺术家最珍贵的特质便是终其一生的无惧探索,拨开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雾霭,找到独一无二、不可替代的自己。在创作中,既有平凡基底,又有激情传奇,我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挚而朴实的探险者。我始终认为,刻意的隐藏或矫饰会扭曲绘画的真谛。我珍视阶段性的创作成果,但不会一直沉醉、耽于逸乐于此,而要继续前行。为了找到真正的自己,吸纳和抛弃,追崇和颠覆,以及各种稳妥或激进的求索,都将是必要的。——创作自述

翁道胜的作品大都直抒心绪,沉淀着普通人生命中都要经历的悲喜,注重情感的投射与笔触的力道。他并不刻意打磨形式的东西,但把前者做到位,形式也就跌宕而生。细细看完他最近这批作品,画里画外,都强烈地感觉到一股属于他自己的自由精神,时刻涌动在胸壑间,这种精神的奔跑或者驻留似乎与单一的线条或色彩无关,简捷而明确。较之几年前的画作,从题材内容的遴选到表现节奏的把控都愈发内化且果断。前几日聊天才知道,他之前也把写实画到了一定的程度,但今天这种风格的转换不来自任何外界的因素,只缘于自我的追问、思考和无解的挣扎。

他没有依靠过多的精力经营图像的细节,但有能力在把握大局上展露出所有优秀的艺术家都必须具备的灵性。这一点,对当下被观念艺术多态激发的青年油画创作存在借鉴价值。道胜说,他可以整天待在工作室,画画累了就写写字,写得累了就看看书,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楼群,就可以完成一连串的创作。一切归于生活的自然和快乐。


73_副本.jpg


对话翁道胜

Q1:我们了解到“永嘉四灵”四人中的翁卷即为您的同宗先祖,可否简单谈谈您的家族对您艺术道路的影响?

我出生的村子叫排岩头,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村落。《乐清市志姓氏由来》有载:“翁氏,始迁祖翁邾,原籍闽莆田,唐天佑间为乐成令,后遂留居乐邑之排岩头。”可以说从唐代开始,我们这个村子的文脉传承就一直有据可循。这样的生长环境让我对“根”的认识尤为深刻,就像众多温州人一样,无论漂泊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对于自己的根都有着与生俱来的留恋。我在欧洲的时候,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,到底应该去哪个方向追逐艺术,最终我发现应该回到本源,我要从我们的根中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,这种情感表现出来可能是最真实的,而且最永久。

我们家族传承下来一本清朝的孤本,上面画的是中国传统的人物线描,这可以说是我绘画最早的启蒙读物。我父亲也是画画的,从小我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绘画这种表达方式,虽然他并不直接教我怎么画画,但是却深刻地影响了我对艺术的向往。由于父亲的缘故,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油画材料,并且也在青少年时期就展露出了绘画的天赋,到了中学的时候,我开始踏上专业的绘画学习道路。

如果说家族对我目前最大的影响,我觉得是三点,阅读、画画、写字,这是我每一天在不断重复的事。上学的时候我几乎把生活费的一大半都拿去买书,遇上喜欢的书,钱不够就问同学先借过来。第一次去欧洲之前,我就已经收集了很多当代艺术的东西,到后来每一次我从欧洲回来都要背回80公斤的书籍,其实我买这些书籍回来并不是要学习他们的创作手法,而是“规避”。

Q2:如何理解您所说的买书来看是为了“规避”?

“规避”就是要让自己与他们区别开来,因为我看到他们是这样表现的,就想表现自己和他们不一样的方法,这也是对自己更深刻的剖析。艺术家是要远离共性的,艺术家最怕的是在不知情的时候与昔日的大师,或者是同时代的人产生雷同。我不擅长去评价别人,因为我是我,他是他,所以我对别人的评价其实对于他而言一点意义也没有。就像我对我的画也是,也许我和它的“关系”在我停笔的那一刻就结束了,它需要的“关系”是更多的观众对它的理解。有的时候我告诉我的朋友,你看我的作品的时候不要告诉我我在表现什么东西,因为你自己的理解才是这幅画与你的“关系”,如果我告诉你了,你的思维永远不会跳出我给你的框,那样其实对于观众来说是很“残忍”的。

谁喜欢什么便去迎合不是艺术家要做的事,是商人应该做的,而艺术家要做的就是改变。在原有的基础上去推进,这才是艺术家活着的价值。要一直不断打破自己的艺术形式、艺术语言,再用不同的角度去看自己,去寻找新的方向,有时候虽然只能找到一点点,但已经是难能可贵了。

Q3:如何理解您作品中的东方性?

艺术家要表现的,就是超出所有材料之外的东西,它就是一种心境。这种心境是基于生活的文化背景,江浙一带的文化是小桥流水,是烟雨迷蒙,是细腻委婉,是欲语还休,这种思想根植在我心中,纵使我到了北方城市或是异域,我骨子里所表现出来的基调改变不了。这正是我的出生地所要引导我去表现的一种状态,这在我看来是一种必然。安东尼·塔比埃斯用中国书法当中的书写式重新构建出新的绘画形态,他把东西方融合做的很极致。当我看他的作品的时候,我就在思考,其实把握住东方文化的深层内涵,我们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也是可以超越西方的当代艺术家的。


文章分类: 美的世界
分享到:
联合主办:《美育》杂志社  嘻游文化艺术工作室   协办单位:鸡东美术家协会
地址: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友好路158号友好大厦      电话:0411-39808002      邮箱:meiyuzazhi@163.com